443_a5413

   “吼!”

   牙牙愤怒的咆哮声不断。

   这种老银币似选手,对牙牙来说十分的不友好。

   不仅向南本人神出鬼没,到目前为止连他的宠兽都没出现过。没有办法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牙牙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赛场上空的大屏幕被切割出几个区域,夜景摄像机记录下刚才短暂的交锋,此时观众正小声的讨论着。

   “话说向南的宠兽是什么,为什么他能隐身。”

   “不清楚,现在想来似乎从没有见过向南出手呢。”

   “这样看的话,这个家伙似乎更厉害,每一次都能挡住向南的攻击,就跟哄小孩子似的。”

   “呸!你才是小孩子,向南肯定能打败他。”

   “得得得,反正能打实境对抗模式的都是神仙。”

   “快看,他动了。”

   昏黄的路灯下邵子峰突然朝一栋建筑走去,牙牙跟在他的背后,猩红的竖瞳不断的转动,锋利的牙齿磨的咯咯作响。

  
清纯旗袍美女高清写真组图

   在建筑前不远处他停下了脚步,就在所有人都疑惑不解时,邵子峰突然动了。

   手中的短剑翻转,对着身前一个生锈脱漆的消防栓扎去。

   锵!

   就在所有人疑惑不解时,消防栓前空间一阵扭曲,浑身冒着黑气的向南用匕首架住了邵子峰的短剑。

   他的眼白漆黑一片,眼瞳却是白色,脸上的皮肤苍白到近乎透明,下面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

   整张脸上除了眼睛,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殷红的嘴唇,一直带着邪气的笑容。

   “羁绊反应?”

   不等向南开口,早就忍耐到极点的牙牙裹挟着劲风朝着向南扑来,锋利的牙齿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光。

   向南白色的瞳孔紧缩,刚想后退,可想到背后的消防栓,他一咬牙抽出格挡短剑的匕首,对着一旁的路灯砍去。

   嗤——

   ‘凯伦家族的荣耀’破开向南身上的黑气,划破单薄的衣服。

   向南不管不顾继续去砍路灯,殷红的血液飞溅,短剑上猛然爆发出柔和的圣光。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向南浑身触电般颤抖着倒在了地上。

   身上的黑气在圣光的烧灼中不断净化,身上属于‘羁绊反应’的特征消失,短剑上的圣光也随之隐去。

   “吼?”

   牙牙急忙刹住,一脸懵逼的看着地上急促呼吸的向南。

   猩红色的眸子眨了眨。

   没了?

   此时观众席静悄悄的。

   “刚…刚才发生了什么?”

   “向南怎么就倒下了。”

   “不知道啊。”

   别说是这些普通的学员,就连滨城大学校队的几位,以及正在看直播的都蒙了。

   只是被划了一刀就成这样了。

   话说就算是相克的‘羁绊反应’属性也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吧?

   更何况邵子峰此时根本没有‘羁绊反应’的特征。

   没有管别人怎么想,邵子峰蹲下身用短剑挑起向南的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

   “认输不?”

   “呵呵。”向南声音有些虚弱:“我的宠兽可还没败呢。”

   “哦,这倒也是。”

   邵子峰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然后转头对牙牙说:“牙牙,我看这个消防栓有些碍眼。”

   牙牙本来还有点小失落? 现在顿时来了精神。

   它猛然转身? 带着锋利石刃的尾巴一扫。

   轰!

   “唏~”

   细微的声音响起,消防栓转眼变成了一只长着鬼脸的图腾。

   昏黄的路灯闪烁,这个鬼脸图腾若隐若现? 以它为中心血红色的玄妙符文组成一个诡异的大阵? 把附近的一切都包裹在其中。

   观众席适时响起一阵吸气声,因为这个图腾的鬼脸实在是太丑了。

   细小干枯的身躯蜷缩着组成图腾柱? 上面顶着一张奇大无比的鬼脸?

   鬼脸苍白且带着深深的褶皱,眼睛如同两个黑洞洞的血窟窿? 往外流出诡异的血色纹路。咧开的嘴巴里长满参差不齐的牙齿,黑洞洞的看不到底。

   牙牙俯下身,短小的爪子紧紧扣住图腾柱的大脑袋,它似乎吓坏了? 细长的手脚抱成一团? 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邵子峰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家伙。

   余光中蓝色光点闪烁,淡蓝色的光幕缓缓展开。

   【名称】:怨祀魂

   【成长】:成长期

   【状态】:健康、惊恐、不可移动

   【实力】:四阶

   【门】:无

   【纲】:无

   【目】:无

   【科】:无

   【属性】:幽

   【潜力】:★★☆

   【天赋】:怨祀祭坛:自身化作祀魂,使范围内‘幽’属性的友方目标进入‘夜行’状态? ‘夜行’状态下目标隐去身形,增加其移动速度、攻击速度,可以化解/免疫同等实力以下的物理攻击。(怨祀祭坛状态下不可移动)

   :幽魂体:免疫绝大部分物理伤害(怨祀祭坛下不可使用。)

   【技能】:夜行、影击、暗袭牙、暗影突袭、撕裂爪击

   【特技】:无

   【进化途径】:祭魂→怨祀魂→怨祀图腾

   【说明】:十分罕见的幽属性变异生物? 相传诞生于上古人牲祭坛。该变异生物出现地点随即? 往往会出现在上古部落的祭祀之地? 因此被当成祭祀之魂,生性胆小喜欢藏身黑暗之中化作祭坛,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会出去偷偷狩猎小型生物。

   向南见状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他死死的盯着邵子峰咬牙切齿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邵子峰笑眯眯的看着他:“闭着眼睛走路,这种消防栓什么的最烦了。”

   说完邵子峰不耐烦的说道:“到底认不认输啊。”

   “我认…”向南闭上眼睛像是认命般缓缓说道。

   邵子峰闻言收回短剑:“早点认输…”

   这时,向南突然睁开眼睛。

   “怨祀魂,暗影突袭!”

   随着这句话响起,全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向南。

   “混蛋,他想死吗?”

   训练室内,滨大校队的队长更是一脸铁青的站了起来。

   另一人犹豫道:“队长,实境对战中,这并不算犯规…最多人品会被人诟病。”

   队长没有说话,依旧铁青着脸看着视频中的一切。

   可是向南却不管这一切,他抬起头看向邵子峰。

   却发现邵子峰依然笑眯眯得看着他。

   就在他疑惑不解时,邵子峰轻声说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我都知道,既然你找死…”

   说到这他抬手一挥,手指上的戒指微微闪烁着幽光。

   “他才是你的目标。”

   化作巨爪的怨祀魂微微一顿,突然绕过了邵子峰对着向南抓了下去。

   “啊——!!”

   看到在地上被巨爪附体,不断抽搐的向南。

   不管是观众席还是直播间的人都惊呆了。

   这时邵子峰像是反应过来,连忙起身后退两步。

   他看了看摄像头,轻飘飘的说道:“吓死我了。”

   xiazaitxt

头像

admin

Tag Cloud

1

Meta